老胜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5|回复: 0

《与四明观宗寺根褀法师书》-01(印祖文钞)

[复制链接]

29

主题

29

帖子

14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注册时间
2020-3-25

100号

发表于 2020-3-26 12: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语
      在斗转星移的佛教弘传史中,民国年间的佛法,有修有证,乘愿再来的大菩萨僧非常多。虽然我们常说依法不依人,但是中国历来都崇尚祖师佛教,依赖人的引领。所以说,一旦有大成就者出世的时候,那就是佛法相对比较兴盛的时候。虽说21世纪有教法流传,但看上去比较像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向外弘化的能力非常可怜。如果比较一下其他的宗教,我们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因为你想要以佛法来利生,首先就要弘法,没有佛法的存在和流通,民众就接触不到佛法的智慧和加持。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谛闲法师也是跟印光法师、虚云长老同时代的一位大德。民国初年,谛闲法师来到这里住持,开始弘扬天台教义,将寺院改名为观宗讲寺。我们众所周知的倓虚法师,在《影尘回忆录》里写过好多关于在观宗寺的见闻录。这篇书信中的根祺法师,可能是宁波观宗寺里的一位常住师父。书信题目中的“四明”就是宁波府的别称,因宁波西南的四明山而得名。
      印祖怎么会写这篇书信呢?就是由《显感利冥录》这个小册子引起的。谛闲法师当时在北平讲经的时候,那时北平非常流行扶乩,也就是问话,或者说是占卜。在西城区的一个小胡同有一个城隍宫,有一个名叫“白知”的城隍老爷常在那里降坛作法。怎么作呢?要准备一个木盘,把一些细沙或者细土平展地盛在盘里,木盘里再放一个交叉的乩笔,这个笔是用木头雕成毛笔一样的形状,用它不断地在沙盘上写字,写的内容是什么?就是神鬼或者仙家什么的降附在他身上,通过他跟在场的人进行沟通,说话。如果说比较大型的作法,还得有六个人来共同完成,要有一个主要的人和他的一个副手,还要有两个执笔,执笔的就是拿着笔在上面写字。
      这个《显感利冥录》其实由城隍老爷白公和关圣帝君在临坛时说的话,被记载成了文字。这个本质上不是正统佛法,但是这个事情当时在北平非常流行。当时西城胡同的钱叔陵居士常常弄这个事,所以白城隍在一次临乩时说非常诚恳地想向谛闲法师问一些话,说他每天都领着他的手下徒众(神鬼们)去听法,但是有些法义听不懂。因为这个缘起,这些人就去请谛闲法师来给他们开示,于是就有了这个《显感利冥录》。
      白城隍在向谛闲法师请法的时候说到,鬼神界能修行的众生非常少,城隍虽然也属于鬼,但是他是“多福鬼”,还能管理一些辖区,但是他所管辖的这些鬼非常苦,说是终日如坐愁城一样,他就替他们发愁。所以问完话以后,还借这个乩向在场的人说,你们已经得到了人的身份,奉劝各位要珍惜这个大好的人身,不要错失良机,一旦受业力招感而堕入鬼趣的话,再后悔就晚了。

      接手书,并显感利冥录,不胜欢喜。知谛公此番讲经,比前次更觉光辉。因逐一看毕,即送余人。多有见闻,深为诧异。私相谓曰:谛公已证圣果,关帝尚未明心。光闻而谓之曰:此事须从白、关用心处究,则理事两当,绝无滥圣屈贤之失。
      “接手书,并显感利冥录,不胜欢喜。知谛公此番讲经,比前次更觉光辉。”
      这一句说明当时谛闲法师去扶乩现场,且跟降坛的白城隍和关公对话之事,已经有人给印光法师汇报了,并且把当时现场的记录也呈给他看了。
      那我们猜想一下,当时的人肯定觉得这件事太了不起了,会觉得谛闲法师原来真的是佛菩萨再来,连关老爷都来亲近他,向他请法。但印祖对此不以为然,但是他先还是很随喜赞叹,说从你(根祺师)传来的信息可以得知,谛闲法师这次讲经一定是超乎寻常的成功,不管是否称性发挥,但受众是更加的法喜充满,效果非常好,所以说“更觉光辉”。
      “因逐一看毕,即送余人。多有见闻,深为诧异。私相谓曰:谛公已证圣果,关帝尚未明心。”
      这就是说,你们送来的《显感利冥录》我都看了,并且还辗转结缘给别人看了。但是别人在传阅的时候,就看出执着来了,就是大家在看了之后,都觉得这是奇事一桩,深深觉得这不是一般人、一般事,在私底下流通出一种说法,说谛公已经证得了圣果,关帝还没有明心见性。
      所以我们现在的佛法真的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讹,到最后错误就出来了。包括我们现在很多时候也是无奈的,我们在听一些开示,或者说听一些大德对于佛法的解释,很多时候就理解不对,或者是本末倒置,或者是错记,或者说根本的东西没有入耳入心,在枝末上大做文章,然后就带着自己的我执烦恼去讲说。合我意者就称之为讲经说法圆融无碍,不合我意者就说知见不圆融,观点极端,或者说太过了。就是说众生的烦恼太多,都是凡夫俗子,在领解佛法的时候,容易滋生我执我见,然后自己再一认证,久而久之就会越传越讹。
      所以这里就传出一个小道消息,说谛闲法师原来已经早就证到圣果了。大家要知道什么叫“证圣果”,最基本的就是预入圣流,这要把三界内的见惑断尽,才可以算是证圣果,这可不是容易的事。真正里程碑式的证圣果,至少要证到阿罗汉果,这就是已经了生脱死了,至少不再轮回了,这才叫证圣果。凡圣之间就是由这个来确定的。
      关帝这么大的伽蓝菩萨,千百年来的佛门大护法,尚且来请谛闲法师给讲法,由此就推论谛闲法师已经证到圣果了,那要么是罗汉,要么是大菩萨,或者可能会有人说是大菩萨再来。而反衬之下,关帝还没有明心见性,也就是说佛法的见地还没有开,没有圆满。因看了一本《显感利冥录》,就引发了这么个传闻。
      “光闻而谓之曰:此事须从白、关用心处究,则理事两当,绝无滥圣屈贤之失。”
      印祖呵斥大众不要去传这个讹闻,其实这也是以他的悲心在护持谛闲法师。因为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的话,一个是会对谛闲法师的名誉有损毁,因为肯定有人听了以后会不以为然地诽谤;另一个是如果谛闲法师还没有证圣果,那这么一说,对他的福报毁损也是非常大的。
      所以这里印祖就说,你们不要这样瞎传啦,这个事情要从城隍老爷白知和关帝圣君他们俩的发心处来了解和分析,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进行一个请法的缘起,要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那么才于事于理都比较适合,才比较合情合理,才没有滥圣屈贤之失。如果你不管三七二十一,铁定认为谛闲法师已经证圣果了,关圣帝君还差得远,那就有大过失了。
      在隋朝智者大师之时,关羽作为一个鬼道的神灵,一直魂魄不散,因而祈智者大师为他开示授戒,此后一千三百余年一直作护法伽蓝。这么长的时间,他可能在修行上一点进步都没有吗?而且就护持道场来讲,他一点功德利益都没有吗?他怎么可能还没有明心呢?所以印祖说“绝无滥圣屈贤之失”,就是说你们要把来龙去脉搞清楚,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不要把老和尚吹上了天,把关帝伽蓝菩萨给贬得一文不值,所以说这样是不对的。这就是印祖写这篇书信的缘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胜芳 ( 冀ICP备17008914号-2 )

GMT+8, 2020-5-31 05:20 , Processed in 0.04003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